新闻中心

海归经济成深圳新增长点

14-07-22

 

2014-07-22 07:25:22 来源: 南方日报

 

 

高新园南环路29号,深圳市留学创业大厦安静伫立,随便推开大楼内的一扇门,就可看到不大的办公空间里,人们正热烈地讨论着下一步的计划,眼神发亮。

虽然在这栋楼里办公的都中小企业,但从它去年1.5亿元的产值来看,却是名副其实的“亿元楼”。今年截至目前,又有28家新企业进驻创业园。张滨龙坦言,创业园工作人员常做的事是动员发展成熟的企业搬走,因为大厦常年满员,从不乏创业者排队“等位”。

多年来,这个园区里先后孵化过794家企业,其中75%—80%的企业都涉足电子信息业,这也与深圳的产业优势相吻合,“深圳、东莞一带有全世界最完善的电子信息产业链”。这里1700多名员工中有179位留学回国人员,其中113位有硕士学历,曾留学于北美地区、欧洲、亚太地区的人才各占三分之一。不同文化熏染出迥异的做事风格,例如曾留学日本的人倾向严肃谨慎地做事,而有北美留学经历的学生行事则偏奔放、大胆。

“不过性格特质也没有那么绝对。”张滨龙说,“回国创业的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下了很大决心”,他希望不带任何标签地看待人才,给予每个人同等机会。据他介绍,创业园里“不存在任何学历或学校歧视,只要有深圳市外国专家局提供的《出国留学人员资格证明》、有创业项目且留学生在其中持股50%,就可以向园区申请入驻,他们只需支付接近市价三分之一的房租,并可获得政府补贴,每家企业孵化期为3年。

目前,深圳已有16家留学生创业园,但在2000年,深圳市留学生创业园却是这座城市从零开始的第一家。1998年,首届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举行,教育部、科技部等多个部委都参与其中——以扶持创业为起点大力引进留学人员,成为国家人才战略的一部分,政府甚至为留学生们购买国际机票,邀请他们回国参会。

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攻读博士学位的张滨龙也是当时的参会者之一。他感受到深圳市政府引进海外人才的急迫心情,“开了几辆大巴,冲破很多阻力,接留学生‘到深圳看一看’”,时任深圳市长带着十几个局长在五洲宾馆宴请留学生。留学生们提出,北京、上海、成都、武汉等城市都建立了留学生创业园,而深圳还没有,深圳政府方面立刻拍板:尽快建留学生创业园。

“各个城市的留学生创业园都是政府事业单位,我们可不可以采用共建的方式,资源由政府出,由留学生来管理,搞企业化运作?”在座谈中,留学生们提出这样的要求,政府当即应允。忆及此处,张滨龙说,深圳市政府工作人员务实、说话不绕弯的态度令他印象深刻,“这才是许多人选择在深圳创业的理由”。

现在,深圳市留学生创业园仍是全国唯一一个由海外留学生机构参与建设和管理的留学生创业园,以政府购买的方式运行,免费为留学人员提供服务。张滨龙介绍,创业园所有管理人员都有留学背景,“留学人员来这里,你别忽悠我,我也不会给你打官腔,能做的就帮你做,大家沟通起来比较方便”。

 

留德博士陈文娟创立深圳维示泰克技术有限公司前,在市民中心的办事体验让她感受到了深圳“很棒的城市管理水平”。

2010年底,为了办海外留学人员资格证书,她到政府网站查阅了办事所需的文件目录,按顺序一一准备好,窗口工作人员很快看完材料,并告诉她取证明的具体时间,“哇,原来国内政府可以这样”,回忆起当时的感受,陈文娟感慨“让我想起了德国政府行政人员的严谨、高效”。之后的创业中,她也“很少担心各种关系的协调”,各个政府部门在发放创业资助和科研经费时,也让她感觉“评审非常公平”“资金到位很快”。

“要说国内一线城市的创业气氛和环境,深圳是最棒的。”深圳镭射微视公司总经理陆明说,去英国南普顿大学读博士前,他在深圳工作数年,博士读到第二年时曾回过一次深圳,慕名到深圳留学生创业园逛了逛,“这里视线好开阔,又靠近红树林,是创业的风水宝地。我当时就想,要是回国的话,来这里创业多好”。

2009年,陆明所在的英国公司被美国企业收购,使他意识到“英国企业科技水平高,但国内市场太小,要创业必须回国”。仔细研究各地政策后,陆明发现“深圳的政策比较细,而且愿意扶持初创型企业”。受陆明影响,他的老同事——英国人Andy也来深圳考察,并决定放弃定居香港的计划,举家搬来深圳。两人随后创立镭射微视。最近,陆明刚刚入选国家外专“千人计划”。

“比起北上广这些城市,深圳吸引海外人才有先天不足,新兴城市跟海外留学生缺少血缘关系。”张滨龙回忆,上世纪90年代他在美国留学时,“从没遇见过一个从深圳出去的学生”,“留学生的亲人、朋友、同学都不在这儿,来这儿创业的动力就小了很多”。

2000年,《深圳市政府关于鼓励出国留学人员来深创业的若干规定》开全国之先河,详细规定了出国留学人员来深圳创业和就业的各项优惠。张滨龙回忆,当时的创业补贴资金在国内可谓巨量。而2012年新修订的《深圳市出国留学人员创业前期费用补贴资金管理办法》将一等资助金额提高到50万元,每年资助总资金也被提高到1500万元。针对“孔雀计划”海外高层次人才的补贴也相继出台。

在深圳市外国专家局工作人员看来,“海归”创业前期费用补贴好似“引火煤”。截至目前,他们已为732家符合条件的留学人员企业发放了创业前期费用补贴。仅在深圳市留学生创业园里,“海归”们所获得的个人来深创业前期费用补贴就累计达到了7780万元。而在张滨龙看来,若与全国240多个留学生创业园相比,深圳的创业优惠政策算不上“最大”,但是,“你要是看重深圳的产业环境和行政效率,那你就来对了”。

7月18日,深圳市外国专家局提供了一组数据:2000年,深圳整个城市的“海归”不足1000人,而现在则连续14年引进人数超过千人。截至目前,深圳累计引进了超过5万名海外留学人员,仅次于北京、上海。而这些“海归”出国前户籍地遍布全国,非深户籍占了81%,他们的籍贯覆盖了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特别行政区。“这反映出留学人员对深圳的认同感逐年增强。”该部门相关工作人员说。

创业难处科研成果“墙外开花” 国内经营“水土不服”

一开始,深圳市留学生创业园里的创业者以中年人居多,比起略带青葱色彩的留学生,张滨龙更喜欢称他们为“留学人员”。“十几二十年前出国留学没有现在这么容易,大家都是拿了奖学金出去,在国外读书、工作了很多年,回来的机会成本也很高,对技术含量、资金要求、市场调研、技术跟踪发展,都有很高的要求。”他说,“跟国内大学毕业生今天有个想法就找两个人创业不太一样”。

在他看来,创业项目科技含量高且走在前沿、准备充足、国际视野很好,是创业园里“海归”们最大的优势。但缺少关系和人脉、对国内市场缺少了解,也是他们的短板,“需要一段时间慢慢适应”。在他看来,尽管留学生创业园的工作人员可以为创业者解决许多琐事,但“决定企业生存命运的主要事情——-技术、融资、市场,要自己做”。

留学德国期间,第一次看到3D打印技术时,生性浪漫的陈文娟脑海里涌现的第一个词是“自由”。“这是帮助人们实现制造自由的工具之一,是随意创意和自由表达!”几年过去,提及对3D技术的看法,陈文娟依旧难掩激动和热爱。2011年,辞掉内地某高校教职的她来到深圳寻找自己的技术“兵马”,并创建了“维示泰克”,这也是国内首家从事个人3D打印机的高科技企业。

2011年3月,维示泰克公司刚刚入驻时,用的是这里最小户型的办公室,只有90多平方米,之后不过半年时间,因为公司扩张,便换到了如今260平方米的空间,每月只用付40元/平方米的租金,在寸土寸金的南山科技园,这样的租金是平均市价的三分之一。

与办公室一起变大的,是这家公司的海外市场。目前,维示泰克的产品绝大部分出口海外,在购物网站“亚马逊”上,人们可以买到这家公司研发制造的桌面3D打印机,在工业水平很高的德国,这家公司的3D打印机也得到了不少家庭的认可,成为一种新鲜有趣的家用电器。维示泰克公司用3D打印出的杯子还被深圳市长许勤作为礼物送给外宾。

最近陈文娟也遇到一些困难。比起深圳一些已发展多年的大型科技企业,创业公司能够提供的工资毕竟不算高,陈文娟跟公司的优秀人才“一个一个地谈”,说服他们认同自己的创业理念和未来愿景。而最近还是有个别同事因为薪资、住房等原因提出离职,这令她感到不舍。“我很看好这个行业,相信团队会越来越强大。”她说。

而陆明也遇到类似的招聘问题。目前,他的公司里除了英国人Andy之外,大部分员工都是他亲自到深圳大学“摆摊”招来的,面试时他也直言不讳:“我们的待遇跟大公司没法比,只能说争取做到接近,但是正因为是小公司,岗位没有那么固定,你有足够的空间去成长。”这几年深圳的生活成本一直上涨,好在公司的核心员工一直都在。

但陆明发现,“除了技术和研发团队,还需要自己的生产线工人,这比本科生和硕士生更难招”。为此他甚至专门找深圳各个技校沟通,并表示愿意给三四千元的工资,但是“愿意来的没几个”。

更令他需要花时间适应的是,一方面国内PE\VC的活跃程度要高于英国,投资来得比较快,最近几年他也陆续得到了200多万元的各类资助。另一方面,他的公司“现在还在烧钱”,原因是公司所生产的激光设备定价较高,目前,富士康等注重品质的企业愿意购买陆明的产品,但许多国内企业更愿意选择价格更低的设备。

“有海外背景而不了解国内商业环境,可能会走很多弯路。”陆明坦言,在创业前,自己曾做过非常细致且专业的市场调查,但国内企业“做到一定程度会为了市场份额而降价”的做法仍令他感到不适应。“我们的目标是做出真正好的产品。”他说,“但是,国内的现实就是这样,不能像在欧洲那样发展,必须要走价格多元化路线,否则未来会很危险”。

根据深圳市留学生创业园提供的数据,在这个创业园孵化的794家企业中,“毕业”企业的数量是591家。张滨龙一直强调“在创业中不能以成败论英雄”,“创业成功需要机缘,也需要克服‘水土不服’”。

■声音希望安居房政策能考虑小微企业

“希望深圳人才租房(住房)补贴政策能够考虑到海归创业的企业,或者说小微企业。”陈文娟说,目前深圳的人才租房(住房)补贴政策对申请企业的规模、营收、纳税都有一定要求,对刚渡过创业阶段、正在发展当中的企业而言很难企及。

目前,陈文娟的公司已承担了深圳市一些攻关项目的研发。在她看来,对“人才”的鉴别不应存有以企业的规模大小来决定的“门户之见”。“能不能把已经过了创业门槛的企业也考虑进来呢?”她建议政策制定部门让科技型小微企业也有申请人才租房(住房)补贴的可能,“就算不能完全跟大型企业一致,也应有个解决方案”。

 

 

 

 

首页  |  产品中心  |  应用案例  |  客户服务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下载中心    

版权所有 深圳维示泰克技术有限公司 © Copyright 2013 - 2015. weistek.net.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12092546号-1  

next
pre